当前位置:[首页 > 在线翻译 > 陈世峰向江歌母亲下跪致歉 江母:我不接受!]

陈世峰向江歌母亲下跪致歉 江母:我不接受!

发布: 2017-12-21 08:19 | 来源:www.jptranslate.com | 查 看:

  中国侨网12月18日电 据日本东方新报微信公众号报道,12月18日,江歌遇害案审理进入第6天。在法庭审理的最后一刻,被告人陈世峰作出最后陈述时,突然向在法庭上的江歌妈妈下跪磕头,表示“对不起”之意,江歌母亲语气激昂,大声说:“我不接受!”

陈世峰向江歌母亲下跪致歉 江母:我不接受!

  法庭1个小时40分钟结束审理

  今天(12月18日),江歌遇害案审理进入第6天,这也是12月20日法庭做出宣判前的最后一天审理。法庭预定审理时间是2个小时(10:00-12:00),但是在11点40分左右就结束了全部审理。

  今天的法庭改到了813号法庭,比上周的426号大了许多,旁听席也增加不少。同前几次庭审一样,法庭正面高座是3名法官和6名陪审员的席位,右边是检察官和江歌妈妈律师的座位,江歌妈妈坐在检察官身后,左边是陈世峰律师的席位,陈世峰坐在律师后面的位置,身边是两名法警。

  在旁听者陆续进入法庭就坐后,法官就法庭纪律说了很长一段话,特别是提醒那些画法庭画的旁听者,不要声音太响,也不要东张西望动作夸张,这样会影响法官及陪审员的注意力。

  记者看到,陈世峰今天穿着蓝色的圆领运动衫,下面是黑色的带白色条的运动裤,头发稍有凌乱。在整个庭审过程中,他一直低着头在听,有三次轻微左右摇头的动作,还有一次在江歌妈妈律师做陈述时,他抬起头来盯着律师好几秒钟。

陈世峰向江歌母亲下跪致歉 江母:我不接受!

  检方请求法庭判处陈世峰20年徒刑

  今天上午的庭审,主要是控辩等各方做最后陈述,最重要的是检察官的求刑陈述,各方都在注视着检察官会对被告陈世峰提出怎么样的求刑。

  在此之前,还有一个环节,即前几天突然临时缺席出庭作证的辩方证人——陈世峰的“日本妈妈”,写了一封给法庭的信,说明了不能出席的理由,并对证词做出书面答复,在介绍了与陈世峰相识的经过后,这位证人说:陈世峰很认真,和善。他考大学院时,在我家住了一段时间,陈每天很早就去便利店打工,他想未来在日本公司工作。当听说陈世峰被捕的消息,她首先是想到“哪里搞错了吧”,她无法相信。“其实,我是反对他和刘鑫交往的,早知如此,应该更强烈反对他们交往才对。”

  在陈世峰的律师宣读完这份“证词”后,法官宣布法庭调查及辩论全部结束。

  接着,便是公诉人——检察官的求刑陈述,检方认为本案焦点集中在:一,凶器从何而来;二,陈在哪个时间点产生杀意,并围绕这两点做了重点论证。在列举了此案的几个关键点后,检察官提出,以恐吓罪、杀人罪,要求法庭判处被告陈世峰有期徒刑20年。

  检方列出的7个关键点即支持求刑的主要证据是:1、行凶性质恶劣手段残忍,对江歌造成了致命的伤害;2、杀意非常强烈;3、有杀人动机,数月前就一直跟踪刘鑫,有恐吓尾随骚扰等相关恶行;4、后果非常严重,杀害了原本前途无量的江歌;5、案件的计划性,陈世峰有计划地要杀害刘鑫;6、若刘鑫把门打开或者刀子没断,陈世峰很可能会杀害刘鑫;7、陈世峰完全没有反省之意,法庭狡辩,让被害人家属——江歌母亲再度受到伤害。

  检察官提出,以和恐吓罪和杀人罪数罪并罚,最高刑期是22年,考虑到行凶对象只有一名,陈本人没有精神问题,江歌无辜遇害,再结合以往的案例,因此向法庭提出,请求判处陈世峰20年有期徒刑。

  记者看到,在检察官做陈述时,特别是再次见到案件细节,戴着耳麦听中文翻译的江歌母亲一直哽咽抽泣着,甚至还哭出声来,在一旁的陪同者不停地抚着江冗母的肩膀安抚着她。

陈世峰向江歌母亲下跪致歉 江母:我不接受!

  陈世峰律师最后辩护,焦点集中指向刘鑫

  江歌母亲的代理律师代表江母做陈述的最后,明确要求判处死刑,力举各种证据及案件的后果、影响,指出,对于陈世峰适合判处死刑。

  接着是陈世峰的辩护律师对检方进行反驳,他拿出一份很长的原稿,以非常快的节奏“照本宣科”,尽管是挑重点,但还是有两处选错,连说“抱歉”重新找重点,最后法官也听得感觉太长,要求他简单些。陈律师非常详细地对检方进行反驳,还详细说明刘鑫证词的“漏洞”,从刘鑫是否锁门、行凶后的刀如何处理,是不是刘鑫给洗过的几个方面,对刘鑫的证词内容展开“驳斥”。陈世峰律师辩护的主要内容,跟前几天法庭辩护的并没有更多新意,即:把江歌推出去的人是刘鑫,刘鑫证词前后不一,不值得相信。

  在陈世峰律师做完冗长的陈述辩护后,江歌母亲终于忍不住了,几近崩溃,她突然在法庭大声说:我请求法庭判陈世峰当庭释放!

  江母的声音被法官制止,说如果大声喧哗,会请你离开法庭。

陈世峰向江歌母亲下跪致歉 江母:我不接受!

  陈世峰作出“检讨”当庭向江母下跪 江母:我不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