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韩语学习 > 语法 > 神奇语法与神来之语]

神奇语法与神来之语

发布: 2018-01-08 23:53 | 来源:www.jptranslate.com | 查 看:

许多年前,我开始对文学感兴趣的时候,虽然有当作家的万丈雄心,但是却压根没有写作的基础。一无老师指导,二缺可供学习的范本。除了鲁迅和浩然之外,大多是近乎热昏疯话的文革作品。经过许多年的摸索之后,我的文学写作有所进步但水平不高。其中很重要的原因是不懂语法,轻视语法。

作为一个作家,在进行文学写作时,可以不必考虑语法问题。汉文学在几千年的发展过程中,涌现出了无数优秀作品,却没有出现一本语法专著。尽管如此,不等于汉文学没有语法规则,只不过没有形之于文,而是以约定俗成的方式潜移默化而已。这种潜移默化的力量是巨大的,一方面保证使用汉语的人们能够彼此交流沟通,另一方面保证了以汉语为载体的文化的世代传承。而对于一个进行文学写作的人来说,重视语法实际就是重视作品词句的推敲和锤炼。唐代诗人贾岛的反复推敲,杜甫创作时“语不惊人死不休”,曹雪芹在悼红轩披阅“十载”,方成就旷世之作《红楼梦》。表面上是在琢磨作品的意境,实质上也是在锤炼语言。今天我们读史记,读唐诗宋词,看古文观止,看四大古典名著,往往惊叹于古人在文学语言方面的纯净与精炼,百读不厌。而当今的白话文学作品,即便是那些红极一时的所谓作品,有几部能达到上述这些作品的语言境界?以我个人的口味来说,不过是一杯白水,有的作品就只能以“文学垃圾”处之。

这么说绝非是厚古薄今。但是当下的文学写作失去了前人那种反复推敲的认真态度,也是一个普遍的事实,甚至还有年轻作家以“日写万字,不做一字修改”而自鸣得意。即便是获诺贝尔文学奖的莫言,也不敢说自己的作品无需修改,比《红楼梦》还伟大吧?无法超越的不仅是思想、构思、人物、故事、细节,其中也包括语言。无论是纸媒出版物还是网络作品,到处充斥的是无法卒读的“垃圾语言”。现在已到了需要“捍卫汉语的纯净”的紧迫时刻了。吴传剑先生的这部书,就是一本从语法角度捍卫语言纯净性的大作。

传剑先生说他写作此书有三个立意:个性化、实证性、实用性。因此将书名定为《文学写作词句个性化运用》。文学写作是一项极具创造性的个体劳动,不仅一个成熟的作家,在遣词造句方面会体现个人的鲜明特征,就如我们不会将鲁迅的语言与胡适的语言相混淆一样。就是一般的作者,也会带着或多或少的个人特点。当然此书的个性化也还包括作者“自成一家之说”的意思在内。就我个人来说是非常赞同这一点的。我始终认为,可以也应该充分展示写作的个性化,只有如此,才能创造一个千变万化的多彩的文学世界。但是不管怎样个性化,都要遵循基本的写作和语法原则。换句话说就是必须要能自圆其说,要用实际的例子证明你的个性化。该书选择了大量的实例,来证明想说的论点。恰恰是大量丰富的例证,使得本书不同于一般的板着脸孔说教的语法书,因而更具实用性。

在前面立意的指导下,本书不但构建了一个完整的词句运用体系,同时按循序渐进方式,从最简单的词语运用开始,一直到较长的连词复句甚至短篇的词语运用。每一种运用都按语法修辞项目分类进行推衍,从而让读者相当直观地看到语句变化的过程与效果。让人不由不感到,语法原来也那么神奇,文学的神来之语其实也可以来自神奇语法。你可以不懂语法,但只要能遵循语言的基本规则,像前人一样反复推敲和锤炼语句,你的写作一定会进入一个更高更新更有趣的境界。

由于语法修辞方法的丰富多样,以及专业性,使得初读此书时难免有过于复杂,甚至眼花缭乱之感。但是不管怎样,此书都是一部难得的用心之作。只要有心阅读,自能从中受益,以助文学写作水平的提升与语言的规范与纯净。(《文学写作词句个性化运用》,海峡文艺出版社2014年1月出版)

netea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