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在线翻译 > 新闻资讯 > 对话国家教材委员会委员:教材建设是国家事权]

对话国家教材委员会委员:教材建设是国家事权

发布: 2017-07-14 15:56 | 来源:www.jptranslate.com | 查 看:

日前,国家教材委员会成立。为何要成立这样一个机构?它的主要职责是什么?未来的教材体系将怎样?本报约请国家教材委员会委员、江苏省原副省长王湛,国家教材委员会委员、教育部原党组成员顾海良,国家教材委员会委员、华中师范大学原党委书记马敏深度解析这一举措的背景、战略意义及实施要点。

从制度层面上明确教材建设这一国家事权

记者:日前,国家教材委员会正式成立。这是党中央、国务院的重要战略部署,是新中国成立以来首个统筹指导管理全国教材工作的组织机构。为何要成立这样一个机构?

王湛: 国家教材委正式成立是教育战线的一件大事,它标志着我国教材建设工作步入一个新的历史阶段。

学校教育工作千头万绪,它的核心内容是课程教材。教育思想和理念、人才培养的目标和内容等,都集中体现在课程教材之中。一个国家实施什么课程,使用什么教材,反映并决定了这个国家想要培养什么样的人和能够培养什么样的人,直接关系到党领导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巩固与发展,关系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实现,关系国家的繁荣昌盛、长治久安。

顾海良: 2016年,中办、国办印发文件,提出要健全国家教材制度,成立国家教材委员会,并明确国家教材委员会的职责是:指导和统筹全国教材工作,贯彻党和国家关于教材工作的重大方针政策,研究审议教材建设规划和年度工作计划,研究解决教材建设中的重大问题,指导、组织、协调各地区各部门有关教材工作,审查国家课程设置和课程标准制定,审查意识形态属性较强的国家规划教材。从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的高度,坚定教材建设的指导思想、建设方向。教材建设是育人育才的重要依托。从治国理政高度来看,建设什么样的教材和教材体系,实质上是国家意志的体现,是国家事权。

马敏: 国家教材委的主要职能就是抓好顶层设计,健全中国教材体系,同时是为了提高教材的质量水平,更好发挥其育人功能。任务包括制定教材发展规划,组织一些重点教材的编写、审查,教师使用教材的培训,对教材编写进行研究,跟踪监督教材使用效果。下一步,会成立相应的各个学科教材专家委员会,推动教材工作开展,加强调查、研究,参与国家统编教材的编写组织和审查等工作。

国家教材委的成立是教材统一性与多样性的体现。一方面,对于义务教育阶段的道德与法治、语文、历史三科以及高校马工程重点教材实行统一编写、统一审查,目前这些工作已取得阶段性成果,将在2019年实现全覆盖;另一方面,其他教材多是一纲多本,各地可以组织相关专家学者进行编写。

国家教材委的成立也是为了进一步规范和提高教材编写的质量。之前,在教材编写中多少存在一些不严谨、不规范的做法,新制度实施后,会做相应的调整,使其从内容到形式都达到高度统一,服务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和中国梦的实现。

其实,这一制度的实施也是国际通用的做法,俄罗斯、日本等国都有自己不同的统编和教材审查制度,尤其是对历史、语文教材,审查十分严格,强调国家意志的体现和贯彻。

以各级各类教材“教什么”“教给谁”和“怎样教”为重要职责

记者:我们知道,教材建设存在着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在国家层面上,国家教材委将如何组织实施教材建设的顶层设计和整体规划,它的重要职责是什么?

王湛: 我们应该清醒地看到,当前教材建设还存在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如教材建设的顶层设计和整体规划不够;教材编审、使用、评价的体制机制不够健全,质量参差不齐,极个别地方教材的某些内容存在政治导向错误;教材基础研究比较薄弱等等。面对新形势新要求,教材建设还不能完全适应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才培养需要。特别是当前我们正在进行具有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事业,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面临多样化社会思潮的挑战,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面临市场逐利性的挑战,传统教育方式面临着网络技术的挑战。

在这样一个不同社会思潮、不同教育思想激荡、碰撞、融合的时代,课程教材如何更好地体现国家意志,明确主流价值导向,发挥应有的正本清源作用和在人才培养各环节中的统领作用,帮助广大青少年学生从小打上中国底色,植入红色基因;如何在课程教材中强化与时俱进意识,拓宽国际视野,及时反映世界科技新进展,吸收人类文明新成果,创新学术话语体系,大力提升课程教材质量,更好地为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人才支撑,我们在这些方面的任务还很艰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