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閨密”概念小說《北京宴》在京發佈
文章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8-05-29 16:05

  12月24日下午三點﹐主打“新友誼﹐新閨密”概念的閨密題材都市情感小說《北京宴》在京發佈。

“新閨密”概念小說《北京宴》在京發佈

  “我們不是一群塑料花﹗我們是朋友﹐更是戰友﹗”這是《北京宴》提出的“新閨密”概念。小說講述了一段四個北漂女孩的友情故事﹐對都市閨密做了新解讀﹐為閨密正名。

  現場很多女性讀者表示“新閨密”這個概念很吸引她們。“《北京宴》說的很對啊﹗女人的友誼並不是祗有逛街吃飯搶男人啊﹗”一名女讀者說。

“新閨密”概念小說《北京宴》在京發佈

  作家子君呼籲大家用“閨密”替代“閨蜜”﹐閨密一詞對女性友誼描述更加準確﹐更能顯示對女性友誼的尊重。

  大眾媒體對女性友誼的解讀﹐尤其是很多影視作品﹐更多強調女性間小情緒﹑小別扭﹐要麼就是友情愛情大對決“為一個男人死去活來”。其實這些主題同都市女性生活常態存在很大差別。很多女性讀者表示﹐閨密已經不僅僅是個玩伴﹐而是通過陪伴共同成長﹐她們不但可以是生活夥伴也可以是事業夥伴。姐妹情誼已經遠遠超出了“陪吃陪聊陪失戀陪撕逼”的玩伴範疇。而是身兼數職﹐有些甚至已經上昇為靈魂伴侶的角色。

  “閨密”是“閨蜜”的昇級版

  閨蜜與閨密有什麼區別﹐不少讀者感到困惑。子君認為﹐閨密比閨蜜更加理性﹐更加注重精神層面的溝通和交流﹔閨密間的聯繫看似鬆散﹐卻更高效﹔閨密個體間保持著相對較高的獨立性。說的直白一點﹐閨密就是有事說事﹐沒事可以不聯繫﹐高效溝通高效陪伴的昇級版“閨蜜”。閨密越來越多的出現﹐與大都市及當地經濟發展水平﹑快節奏生活方式有著很大關係。都市生活成本和時間成本的提高﹐在一定程度上對女性關係提出了新要求。《北京宴》四個女孩從合租﹐求職﹐跳槽﹐戀愛﹐失戀﹐官司等等經歷之後﹐已經不再是簡單的玩伴關係﹐而成為了“不是家人勝似家人”的不可分割的伴侶關係。她們一起成長﹐不但關照彼此生活﹐還是心靈上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她們在一起共同面對生活﹑事業﹐互相扶持快速成長。

  然而﹐這種在精神上十分穩定的感情﹐卻最容易遭到物理分離。再真摯的感情﹐也有可能被殘酷的現實沖散。

  麵包是剛需 閨密也是剛需

  北京很大﹐約一頓飯﹐要一天﹐實現一個夢想﹐要十年。不僅僅是北京﹐對於任何一個大都市來說﹐朋友聚會的成本都是非常高的。面對職業﹑情感﹑住房﹑家庭生活的變遷﹐這些閨密不得不面對殘酷現實造就的分離。“明年我們還在一起嗎﹖”是一個現實而又讓人不得不正視的問題。北京閨密﹐需要面對更多相聚和分離。她們身邊不斷有閨密離去﹐又不斷的結識新的閨密﹐在情感的接納問題上﹐都市女性比從前更快更開放的識別友誼和接納新情感。在這個過程中﹐她們學會了如何正確的淡出原來的閨密生活圈子。可以說﹐這種現狀加速了女性成熟的速度﹐因為生活將“親密關係”的處理緊鑼密鼓的提上了日程。一個懂得處理親密關係的女性﹐會更好的適應工作中的人際關係﹐對朋友這個定義﹐提出了的新的要求。自然的相處﹐自然的分開﹐珍惜眼前人﹐此時此刻的陪伴﹐顯得更為重要。而面對眼前這場“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都市女性懂得﹕“散場後我們還是好姐妹”。不被時間和地域所斬斷的情誼﹐是情感更高一級的維繫和認知。

  一個人﹐一個女人﹐一些女人

  女人不是生而為女人的﹐是後天成為的。隨著女性社會地位提高﹐女性對物質文化都有了新需求。獨立意識越來越強﹐更多的女性不再願意回歸家庭﹐放棄工作。越來越多的女性希望在職場和家庭中﹐通過獨立獲得充分的話語權。其實無論對於男性還是女性﹐獨立都是發展其他情感的基礎。獨立的人格﹐是交往的基礎﹐不具備獨立人格的感情﹐容易發展成媽寶男或鳳凰女。

  《北京宴》中的年小舞﹑李佩娟就是典型的例子。無論是對金錢的依賴﹐還是對原生家庭的依賴﹐都會阻礙自己的成長。我們從他人眼中不斷的認識自己﹑糾正自己﹐最終成為一個獨立的個體。找到本我的過程﹐也是四個女孩成為女人變化中的追尋超我的過程。每個女孩﹐都在這個過程中﹐明白“朋友”兩個字的真正含義。每個“個人”﹐從一個人﹐變成了兩個人﹐三個人﹐最後是四個人。無法分清自己同原生家庭邊界的佩娟﹑無法分清自己同愛人邊界的小Q﹑介於二者之間的安素﹐和最早分清和建立了這個邊界的年小舞﹐產生了一份平凡又偉大的友誼。《北京宴》認為﹐女人成長的陣痛﹐必將收受友誼的饋贈。這種真正意義上的陪伴﹐就是我們所謂的──我真的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