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日语考试 >

在日本学日语:SirChen的有趣日语学习经验

时间:2020-06-24 02:22  
核心提示:至今,Sir Chen还记得相当清楚,在日本学校的第一节课,老师用日文在点名,只听到其它同学们很厉害的「嗨」、「嗨」、「嗨」一声接一声地回答,之后,点了一个名字,没有人回答

  至今,Sir Chen还记得相当清楚,在日本学校的第一节课,老师用日文在点名,只听到其它同学们很厉害的「嗨」、「嗨」、「嗨」一声接一声地回答,之后,点了一个名字,没有人回答,老师按照手中的座位表,走到Sir Chen的前面,说了一些叽哩呱啦的话,旁边的人说,「老师正在叫你的名字咧!」,这时他才知道自己日文名字的发音!之后,Sir Chen在日本"混"了大约九年。在此,其本人也想谈谈自己在日本学习日文的过程与感受;其中,不管是好的、坏的、正确的、甚至是错误的,都希望也能够成为其它日文学习者的一个小小参考。

  当初Sir Chen所读的日文学校中,没有一个华人的老师(这是一般在日本的日语学校现况),至于大部分的日本人老师充其量只会说个两三个中文,如「你好」、「再见」、「谢谢」等等。换句话说,由于老师不会讲中文,因此跟班上的其它同学一样,Sir Chen的日文也是几乎在完全没有经过中文的讲解的过程下习得的。那么,学习的过程如何呢?大致说来,对于比较简单的意思与表现,老师会用图画、实物或是肢体动作等来让同学了解;至于比较复杂、抽象以及深奥的意思的话,老师则会尝试用之前已经教过的简单的日文语句等来解释,然而毕竟有些是相当的难懂,因此同学们也并非每次都能理解。在这种情况下,这些地方就必须靠同学们自己来「猜猜看」了。而这种最重要的日文的根基教育,Sir Chen就是在这种以动作理解日文、以日文学习日文以及「猜猜看」的情况下完成的。以下是个人对于这种学习方式的一些看法与感想。

  如上所说的,由于当初学习日文的过程,是直接用动作来了解日文、以日文本身来理解日文等,因此, 之后在日本的数年中,无论是在听或说、读与写等各方面需要用到日文时,Sir Chen并没有经过中文思考的这道程序,而是直接进入日文的世界。这是什么意思呢?

  比如说,当提到桌子这个日文单字时(tsukue),Sir Chen第一个所想到的,并不是中文的「桌子」的发音,而是直接想到桌子的实体;而如果听到含有"nakereba-narimasen"的日文句子时,立刻浮上Sir Chen脑袋的,也不是「必须」或者是「不…不行」等的中文翻译,而是一个人似乎受到什么法律上或是社会上,甚至是事务上以及个人因素等的限制,因此就算是苦着一张脸、老大不愿意的,也必须去完成什么动作或是行为等的印象。除此之外,当然了,也有对方在讲什么,自己听不懂的时候(多的喽!),不过,就算这个时候,也不会跳脱到中文的语言体系里面去寻找字句,而是就「挂」在那边,或者是让对方用一些自己懂得的字句来解释或是取代了。这样说来,好像有点玄的样子,其实也没什么,就像我们小时候在学中文的过程一样,是用动作、用印象去了解其中的意思而已;不同的是,这个时候的学习,只是比较有体系与计划罢了。

  无论如何,由于是以上述的方式在学习日文,因此当有机会与在国内即已经学过若干日文、打下部分日文根基的留学生比较的话(不一定是从台湾来的),Sir Chen可以很直接的感觉,在同样可以理解的字句中,自己对日文本身的感受力似乎比较强而且直接,而对其中语意的掌握,似乎也比较正确,当然,在这种情况下,对日文的反应也就比较快了。这应该可以说是一种优势吧;然而,反过来说,也有国内学生强的地方!那就是刚才所说的,由于在日本语学校是以上述有点一知半解的情况下接受日文的基础教育(而且几乎没有学习文法),因此对于一些比较抽象、复杂以及意思模拟两可的文法与句型,由于当时无法正确地掌握到它们的真意,因此有时可以很明显地感受到,那些在国内曾经接受过中文老师以自己的母语清楚地解说其中意涵的学生们,就比我们了解与清楚多了;当然,在用法上,他们也十分的恰到好处。Sir Chen相信,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对于一些比较艰深与「高级」的字句,自己可能都没有十分正确的使用。

  以下列例子来说:在日文表示因果关系的"kara","node"及"de"的三种用法,翻成中文都是「因为」,但是,其中使用的场合则不一样。然而由于这之间的差异相当的抽象,绝对不是当时的日本老师们用日文或是动作就可以让我们这些外国人可以理解的,因此现在想来,有相当长的一段期间,Sir Chen都是掺掺作伙地在使用这些字句(当然,这个时候日本人是不会跟你纠正的,因为那样是相当失礼的!)。另外一个例子是,日文表示主词的助词有wa(就是那个不用于助词时发ha的假名),但是在某种情形下,当两个句子构成一个句子时,其中居于次要表现语句的句子的主词wa,就必须改为ga了。

  当然,这种「高级」的用法对于当时的我们而言,又必须要举手投降了!事实上,由于这种必须要自己去猜猜看的情况一再地出现,因此Sir Chen当时的一个愿望就是,学校是否可以请一个中文的老师或是助教,可以直接用我们的母语,清楚的跟我们解释其中之差呢! 另一方面,由于Sir Chen回到台湾之后,选择的又正是日文的教学路线,因而得以有很多机会看到很多台湾学生们在学习日文时,采用的是与自己当初刚好是截然不同的学习方式:在Sir Chen曾经教过的学生当中,常常有很多人总是习惯地先由中文去翻译、去了解,然后再加以背诵日文。

  事实上,由于Sir Chen自己的经历,因此相当地了解对于一种新的语言的学习过程,如果直接以这个新语言去解释或说明其中之意的话,由于一些很基本的单字与句型根本都不懂,因此将会遇到很大的障碍;尽管如此,如果从我们学生的学习成果来看的话,过度的使用母语、强调母语与追究翻译的正确的话,事实上也会导致学生们无法正确地抓到外文的原意,使得其在反应上慢了一拍,进而导致无法自然的使用外文(有点像我们的英文教育!)。换句话说,如何适度的应用母语解释以及操控母语的使用数量,将是进行外文教育之际的一个课题。


热门TAG: 日语 有趣 经验